若胥紫

【浮生六记】寄芸
歌词及相关信息如下:
【浮生六记】寄芸
原曲:手島葵《徒然曜日》
词:墨绪
问君路远何处去
问君音杳何时闻
莫怕鬓白情难分
已许下一生
我取溪静澄
直把古人闺中问
并肩执手自温存
萧爽楼夜辰
倚墙淡墨兰影真
烹茶蒸酒抚霜尘
拔钗沽酒抚霜尘
汝看烛烬月半沉
汝听蛩噪院已深
风住杯倾泣未忍
写尽梦一痕
眉间绛色冷
依稀共话西厢人
怎堪无力渡芳魂
案上锦书残
零落轻拾当日谶
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问我粥可温
我取溪静澄
直把古人闺中问
并肩执手自温存
萧爽楼夜辰
倚墙淡墨兰影真
烹茶蒸酒抚霜尘
眉间绛色冷
依稀共话西厢人
怎堪无力渡芳魂
案上锦书残
零落轻拾当日谶
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问我粥可温



作者:林清明
链接:https://www.zhihu....

画画画不好。很郁闷。连模仿亚当休斯的画都模仿不好。。我觉得我对画的爱太肤浅了。要花更多的时间努力的画!

我其实是个画画很烂拍照更烂的无趣之人吧

自作孽不可活,阿姨妈妈入侵的朋友圈。我大概再也不会去吧。

巫婆的故事

蔡澜:

网上看到一则很长的笑话,节译如次: 
阿瑟王年轻的时候被邻邦俘虏,该国国王开出难题,限他一年之内说出满意的答案,要不然就要杀死他。 
难题是:「女人最想要的是甚么?」 
阿瑟当然不懂,访问了公主、妓女、教士、智者和小丑,也都不懂。 
期限快到,阿瑟王接受众人意见,去找一个巫婆,但她的代价往往是大家付不起的。 
巫婆说:「你叫你的武士嘉文娶我做老婆,我就告诉你。」 
驼背的巫婆口中只剩下一只牙,还不时发出猥亵的怪声,又老又丑,阿瑟不忍牺牲老友,拒绝了她。嘉文知道后,反而挺身而出。 
巫婆高兴极了,告诉阿瑟王:「女人最想要的,...

大家都是圣诞的节奏,吃喝欢乐。我和相亲的妹子逛了半天,算是情感有所增加吧。若是没有意外,那就这么婚了吧。晚上和小伙伴一起两大男人吃了巧克力又吃了和点。算了,总是升起一种无力的感觉,街上走的好多妹子都很漂亮,心动的却少。婚姻和爱情也不再给我什么很神圣庄严的感觉。有时候很多人说钱不重要,然而深信这句话的我如今真的只相信金钱的威力了。有钱了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有钱了,很多事情只是愿意或者不愿意,让你低头的事情少很多,或许只有国家权力和地心引力吧。而作为升斗小民的我,处处要低头,不仅思故乡,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等,如今钱一天天贬值,物价天天上涨,政府把本应属于我的权力剥夺之后,设个障碍再卖还我的情况越...

随手画。

大家都热爱摄影,我只是热爱记录生活的美好。

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唱金刚经。

能量满格

爱麸皮,30已满,40不到,依然热爱妇女,热爱赤裸裸的胸,屁股,大腿,热爱红唇,依然单身一个,依然单纯的像白纸,依然不会阴谋诡计,人情冷暖,依然如故的执着,只是学会了要有红唇美人要先有权力金钱,要能斗得乐子,做的了厨师司机保姆提款机。爱麸皮活了半辈子依旧懵懂不无知,摸摸口袋只有半毛钱,依然揣着上美女这么和谐的梦想。蠢的要死的爱麸皮,半辈子没中过大奖却依然相信有个美妞会爱他。蠢的要死的爱麸皮依然相信他爱的妹子身后的标签上的数字他付的起,甚至标签上只有三个大字爱麸皮。所以蠢的要死的爱麸皮依然单身,吃15一份的盒饭,看不要钱的东京热度过一天又一天。

工作顺便party我要开心

怎么会忘记你,我的好姑娘。再见了

不带性欲的感情是少有的。能理解的要么是懵懂的少年,要么是已经历经世事的老人。

思考的人都是寂寞的,真是寂寞啊。不是我内向,实在是能对谈的人真是太少了。

我爱雨天

想离开却找不到方向,看到老妈就讨厌。胃疼

拍照为了兴趣的总是比为了混饭的有热情和兴致。

THE MORE YOU HAVE THE MORE YOU WANT

© 若胥紫 | Powered by LOFTER